古典文学之后汉书·本纪·光武帝纪下

六年春正月丙辰,改舂陵乡为章陵县。世世复徭役,比丰、沛,无有所豫。辛酉,诏曰:“往岁水、旱、蝗虫为灾,谷价腾跃,人用困乏。朕惟百姓无以自赡,恻然愍之。其命郡国有谷者,给禀高年、鳏、寡、孤、独及笃癃、无家属贫不能自存者,如《律》。二千石勉加循抚,无令失职。”

扬武将军马成等拔舒,获李宪。

卷一下  光武帝纪第一下

二月,大司马吴汉拔朐,获董宪、庞萌,山东悉平。诸将还京师,置酒赏赐。

  六年春正月丙辰,改舂陵乡为章陵县。世世复徭役,比丰、沛,无有所豫。辛酉,诏曰:「往岁水、旱、蝗虫为灾,谷价腾跃,人用困乏。朕惟百姓无以自赡,恻然愍之。其命郡国有谷者,给禀高年、鳏、寡、孤、独及笃癃、无家属贫不能自存者,如《律》。二千石勉加循抚,无令失职。」

三月,公孙述遣将任满寇南郡。

  扬武将军马成等拔舒,获李宪。

夏四月丙子,幸长安,始谒高庙,遂有事十一陵。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七将军从陇道伐公孙述。

  二月,大司马吴汉拔朐,获董宪、庞萌,山东悉平。诸将还京师,置酒赏赐。

五月己未,至自长安。

  三月,公孙述遣将任满寇南郡。

隗嚣反,盖延等因与嚣战于陇阺,诸将败绩。辛丑,诏曰:“惟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吏人为隗嚣所诖误者,又三辅遭难赤眉,有犯法不道者,自殊死以下,皆赦除之。”

  夏四月丙子,幸长安,始谒高庙,遂有事十一陵。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七将军从陇道伐公孙述。

六月辛卯,诏曰:“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于是条奏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

  五月己未,至自长安。

代郡太守刘兴击卢芳将贾览于高柳,战殁。

  隗嚣反,盖延等因与嚣战于陇阺,诸将败绩。辛丑,诏曰:「惟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吏人为隗嚣所诖误者,又三辅遭难赤眉,有犯法不道者,自殊死以下,皆赦除之。」

初,乐浪人王调据郡不服。秋,遣乐浪太守王遵击之,郡吏杀调降。

  六月辛卯,诏曰:「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于是条奏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

遣前将军李通率二将军,与公孙述将战于西城,破之。

  代郡太守刘兴击卢芳将贾览于高柳,战殁。

夏,蝗。

  初,乐浪人王调据郡不服。秋,遣乐浪太守王遵击之,郡吏杀调降。

秋九月庚子,赦乐浪谋反大逆殊死已下。丙寅晦,日有食之。

  遣前将军李通率二将军,与公孙述将战于西城,破之。

冬十月丁丑,诏曰:“吾德薄不明,寇贼为害,强弱相陵,元元失所。《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于心。其敕公卿举贤良、方正各一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

  夏,蝗。

十一月丁卯,诏王莽时吏人没人为奴婢不应旧法者,皆免为庶人。

  秋九月庚子,赦乐浪谋反大逆殊死已下。丙寅晦,日有食之。

十二月壬辰,大司空宋弘免。癸巳,诏曰:“顷者师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军士屯田,粮储差积。其令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

  冬十月丁丑,诏曰:「吾德薄不明,寇贼为害,强弱相陵,元元失所。《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于心。其敕公卿举贤良、方正各一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

隗嚣遣将行巡寇扶风,征西大将军冯异拒破之。

  十一月丁卯,诏王莽时吏人没人为奴婢不应旧法者,皆免为庶人。

是岁,初罢郡国都慰官。始遣列侯就国。匈奴遣使来献,使中郎将报命。

  十二月壬辰,大司空宋弘免。癸巳,诏曰:「顷者师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军士屯田,粮储差积。其令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

七年春正月丙申,诏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非犯殊死,皆一切勿案其罪。见徒免为庶人。耐罪亡命,吏以文除之。又诏曰:“世以厚葬为德,薄终为鄙,至于富者奢僭,贫者单财,法令不能禁,礼义不能止,仓卒乃知其咎。其布告天下,令知忠臣、孝子、慈兄、悌弟薄葬送终之义。”

  隗嚣遣将行巡寇扶风,征西大将军冯异拒破之。

二月辛巳,罢护漕都尉官。

  是岁,初罢郡国都慰官。始遣列侯就国。匈奴遣使来献,使中郎将报命。

三月丁酉,诏曰:“今国有众军,并多精勇,宜且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士及军假吏,令还复民伍。”

  七年春正月丙申,诏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非犯殊死,皆一切勿案其罪。见徒免为庶人。耐罪亡命,吏以文除之。又诏曰:「世以厚葬为德,薄终为鄙,至于富者奢僭,贫者单财,法令不能禁,礼义不能止,仓卒乃知其咎。其布告天下,令知忠臣、孝子、慈兄、悌弟薄葬送终之义。」

公孙述立隗嚣为朔宁王。

  二月辛巳,罢护漕都尉官。

癸亥晦,日有食之,避正殿,寝兵,不听事五日。诏曰:“吾德薄致灾,谪见日月,战栗恐惧,夫何言哉!今方念愆,庶消厥咎。其令有司各修职任,奉遵法度,惠兹元元。百僚各上封事,无有所讳。其上书者,不得言圣。”

  三月丁酉,诏曰:「今国有众军,并多精勇,宜且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士及军假吏,令还复民伍。」

夏四月壬午,诏曰:“比阴阳错谬,日月薄食。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大赦天下。公、卿、司隶、州牧举贤良、方正各一人,遣诣公车,朕将览试焉。”

  公孙述立隗嚣为朔宁王。

五月戊戌,前将军李通为大司空。甲寅,诏吏人遭饥乱及为青、徐贼所略为奴婢下妻,欲去留者,恣听之。敢拘制不还,以卖人法从事。

  癸亥晦,日有食之,避正殿,寝兵,不听事五日。诏曰:「吾德薄致灾,谪见日月,战栗恐惧,夫何言哉!今方念愆,庶消厥咎。其令有司各修职任,奉遵法度,惠兹元元。百僚各上封事,无有所讳。其上书者,不得言圣。」

是夏,连雨水。

  夏四月壬午,诏曰:「比阴阳错谬,日月薄食。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大赦天下。公、卿、司隶、州牧举贤良、方正各一人,遣诣公车,朕将览试焉。」

汉忠将军王常为横野大将军。

  五月戊戌,前将军李通为大司空。甲寅,诏吏人遭饥乱及为青、徐贼所略为奴婢下妻,欲去留者,恣听之。敢拘制不还,以卖人法从事。

八月丁亥,封前河间王邵为河间王。

  是夏,连雨水。

隗嚣寇安定,征西大将军冯异、征虏将军祭遵击却之。

  汉忠将军王常为横野大将军。

冬,卢芳所置朔方太守田飒、云中太守乔扈各举郡降。

  八月丁亥,封前河间王邵为河间王。

是岁,省长水、射声二校尉官。

  隗嚣寇安定,征西大将军冯异、征虏将军祭遵击却之。

八年春正月,中郎将来歙袭略阳,杀隗嚣守将而据其城。

  冬,卢芳所置朔方太守田飒、云中太守乔扈各举郡降。

夏四月,司隶校尉傅抗下狱死。隗嚣攻来歙,不能下。闰月,帝自征嚣,河西大将军窦融率五郡太守与车驾会高平。陇右溃,隗嚣奔西城,遗大司马吴汉、征南大将军岑彭围之;进幸上邽,不降,命虎牙大将军盖延、建威大将军耿弇攻之。颍川盗贼寇没属县,河东守守兵亦叛,京师骚动。

  是岁,省长水、射声二校尉官。

秋,大水。

  八年春正月,中郎将来歙袭略阳,杀隗嚣守将而据其城。

八月,帝自上邽晨夜东驰。

  夏四月,司隶校尉傅抗下狱死。隗嚣攻来歙,不能下。闰月,帝自征嚣,河西大将军窦融率五郡太守与车驾会高平。陇右溃,隗嚣奔西城,遗大司马吴汉、征南大将军岑彭围之;进幸上邽,不降,命虎牙大将军盖延、建威大将军耿弇攻之。颍川盗贼寇没属县,河东守守兵亦叛,京师骚动。

九月乙卯,车驾还宫。庚申,帝自征颍川盗贼,皆降。安丘侯张步叛归琅邪,琅邪太守陈俊讨获之。戊寅,至自颍川。

  秋,大水。

冬十月丙午,幸怀。

  八月,帝自上邽晨夜东驰。

十一月乙丑,至自怀。

  九月乙卯,车驾还宫。庚申,帝自征颍川盗贼,皆降。安丘侯张步叛归琅邪,琅邪太守陈俊讨获之。戊寅,至自颍川。

公孙述遣兵救隗器,吴汉、盖延等还军长安。天水、陇西复反归嚣。

  冬十月丙午,幸怀。

十二月,高句丽王遣使奉贡。

  十一月乙丑,至自怀。

是岁大水。

  公孙述遣兵救隗器,吴汉、盖延等还军长安。天水、陇西复反归嚣。

九年春正月,隗器病死,其将王元、周宗复立嚣子纯为王。徙雁门吏人于太原。

  十二月,高句丽王遣使奉贡。

三月辛亥,初置青巾左校尉官。

  是岁大水。

公孙述遣将田戎、任满据荆门。

  九年春正月,隗器病死,其将王元、周宗复立嚣子纯为王。徙雁门吏人于太原。

夏六月丙戌,幸缑氏,登EE58辕。

  三月辛亥,初置青巾左校尉官。

遣大司马吴汉率四将军击卢芳将贾览于高柳,战不利。

  公孙述遣将田戎、任满据荆门。

秋八月,遣中郎将来歙监征西大将军冯异等五将军讨隗纯于天水。骠骑大将军杜茂与贾览战于繁畤,茂军败绩。

  夏六月丙戌,幸缑氏,登EE58辕。

是岁,省关都尉,复置护羌校尉官。

  遣大司马吴汉率四将军击卢芳将贾览于高柳,战不利。

十年春正月,大司马吴汉率捕虏将军王霸等五将军击贾览于高柳,匈奴遣骑救览,诸将与战,却之。

  秋八月,遣中郎将来歙监征西大将军冯异等五将军讨隗纯于天水。骠骑大将军杜茂与贾览战于繁畤,茂军败绩。

修理长安高庙。

  是岁,省关都尉,复置护羌校尉官。

夏,征西大将军冯异破公孙述将赵匡于天水,斩之。征西大将军冯异薨。

  十年春正月,大司马吴汉率捕虏将军王霸等五将军击贾览于高柳,匈奴遣骑救览,诸将与战,却之。

秋八月己亥,幸长安,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戊戌,进幸B174。隗嚣将高峻降。

  修理长安高庙。

冬十月,中郎将来歙等大破隗纯于落门,其将王元奔蜀,纯与周宗降,陇右平。先零羌寇金城、陇西,来歙率诸将击羌于五溪,大破之。庚寅,车驾还宫。

  夏,征西大将军冯异破公孙述将赵匡于天水,斩之。征西大将军冯异薨。

是岁,省定襄郡,徙其民于西河。泗水王歙薨。淄川王终薨。

  秋八月己亥,幸长安,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戊戌,进幸B174。隗嚣将高峻降。

十一年春二月己卯,诏曰:“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

  冬十月,中郎将来歙等大破隗纯于落门,其将王元奔蜀,纯与周宗降,陇右平。先零羌寇金城、陇西,来歙率诸将击羌于五溪,大破之。庚寅,车驾还宫。

三月己酉,幸南阳;还,幸章陵,祠园陵。城阳王祉薨。庚午,车驾还宫。

  是岁,省定襄郡,徙其民于西河。泗水王歙薨。淄川王终薨。

闰月,征南大将军岑彭率三将军与公孙述将田戎、任满战于荆门,大破之,获任满。威虏将军冯骏围田戎于江州,岑彭遂率舟师伐公孙述,平巴郡。

  十一年春二月己卯,诏曰:「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

夏四月丁卯,省大司徒司直官。

  三月己酉,幸南阳;还,幸章陵,祠园陵。城阳王祉薨。庚午,车驾还宫。

先零羌寇临洮。

  闰月,征南大将军岑彭率三将军与公孙述将田戎、任满战于荆门,大破之,获任满。威虏将军冯骏围田戎于江州,岑彭遂率舟师伐公孙述,平巴郡。

六月,中郎将来歙率扬武将军马成破公孙述将王元、环安于下辩。安遣间人刺杀中郎将来歙。帝自将征公孙述。

  夏四月丁卯,省大司徒司直官。

秋七月,次长安。

  先零羌寇临洮。

八月,岑彭破公孙述将侯丹于黄石。辅威将军臧宫与公孙述将延岑战于沈水,大破之。王元降。至自长安。癸亥,诏曰:“敢灸灼奴婢,论如律,免所灸灼者为庶人。”

  六月,中郎将来歙率扬武将军马成破公孙述将王元、环安于下辩。安遣间人刺杀中郎将来歙。帝自将征公孙述。

冬十月壬午,诏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

  秋七月,次长安。

公孙述遣间人刺杀征南大将军岑彭。马成平武都,因陇西太守马援击破先零羌,徙致天水、陇西、扶风。

  八月,岑彭破公孙述将侯丹于黄石。辅威将军臧宫与公孙述将延岑战于沈水,大破之。王元降。至自长安。癸亥,诏曰:「敢灸灼奴婢,论如律,免所灸灼者为庶人。」

十二月,大司马吴汉率舟师伐公孙述。

  冬十月壬午,诏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

是岁,省朔方牧,并并州。初断州牧自还奏事。

  公孙述遣间人刺杀征南大将军岑彭。马成平武都,因陇西太守马援击破先零羌,徙致天水、陇西、扶风。

十二年春正月,大司马吴汉与公孙述将史兴战于武阳,斩之。

  十二月,大司马吴汉率舟师伐公孙述。

三月癸酉,诏陇、蜀民被略为奴婢自讼者,及狱官未报,一切免为庶人。

  是岁,省朔方牧,并并州。初断州牧自还奏事。

夏,甘露降南行唐。六月,黄龙见东阿。

  十二年春正月,大司马吴汉与公孙述将史兴战于武阳,斩之。

秋七月,威虏将军冯骏拔江州,获田戎。

  三月癸酉,诏陇、蜀民被略为奴婢自讼者,及狱官未报,一切免为庶人。

九月,吴汉大破公孙述将谢丰于广都,斩之。辅威将军臧宫拔涪城,斩公孙恢。大司空李通罢。

  夏,甘露降南行唐。六月,黄龙见东阿。

冬十一月戊寅,吴汉、臧宫与公孙述战于成都,大破之。述被创,夜死。辛巳,吴汉屠成都,夷述宗族及延岑等。

  秋七月,威虏将军冯骏拔江州,获田戎。

十二月辛卯,扬武将军马成行大司空事。

  九月,吴汉大破公孙述将谢丰于广都,斩之。辅威将军臧宫拔涪城,斩公孙恢。大司空李通罢。

是岁,九真徼外蛮夷张游率种人内属,封为归汉里君。省金城郡属陇西。参狼羌寇武都,陇西太守马援讨降之。诏边吏力不足战则守,追虏料敌不拘以逗留法。横野大将军王常薨。遣骠骑大将军杜茂将众郡施刑屯北边,筑亭候,修烽燧。

  冬十一月戊寅,吴汉、臧宫与公孙述战于成都,大破之。述被创,夜死。辛巳,吴汉屠成都,夷述宗族及延岑等。

十三年春正月庚申,大司徒侯霸薨。戊子,诏曰:“往年已敕郡国,异味不得有所献御,今犹未止,非徒有豫养导择之劳,至乃烦扰道上,疲费过所。其令太官勿复受。明敕下以远方口实所以荐宗庙,自如旧制。”

  十二月辛卯,扬武将军马成行大司空事。

二月,遣捕虏将军马武屯滹沱河以备匈奴。卢芳自五原亡入匈奴。丙辰,诏曰:“长沙王兴、真定王得、河间王邵、中山王茂,皆袭爵为王,不应经义。其以兴为临湘侯,得为真定侯,邵为乐成侯,茂为单父侯。”其宗室及绝国封侯者凡一百三十七人。丁巳,降赵王良为赵公,太原王章为齐公,鲁王兴为鲁公。庚午,以殷绍嘉公孔安为宋公,周承休公姬武为卫公。省并西京十三国:广平属巨鹿,真定属常山,河间属信都,城阳属琅邪,泗水属广陵,淄川属高密,胶东属北海,六安属庐江,广阳属上谷。

  是岁,九真徼外蛮夷张游率种人内属,封为归汉里君。省金城郡属陇西。参狼羌寇武都,陇西太守马援讨降之。诏边吏力不足战则守,追虏料敌不拘以逗留法。横野大将军王常薨。遣骠骑大将军杜茂将众郡施刑屯北边,筑亭候,修烽燧。

三月辛未,沛郡太守韩歆为大司徒。丙子,行大司空马成罢。

  十三年春正月庚申,大司徒侯霸薨。戊子,诏曰:「往年已敕郡国,异味不得有所献御,今犹未止,非徒有豫养导择之劳,至乃烦扰道上,疲费过所。其令太官勿复受。明敕下以远方口实所以荐宗庙,自如旧制。」

夏四月,大司马吴汉自蜀还京师,于是大飨将士,班劳策勋。功臣增邑更封,凡三百六十五人。其外戚恩泽封者四十五人。罢左右将军官。建威大将军耿弇罢。益州传送公孙述瞽师、郊庙乐器、葆车、舆辇,于是法物始备。时,兵革既息,天下少事,文书调役,务从简寡,至乃十存一焉。甲寅,冀州牧窦融为大司空。

  二月,遣捕虏将军马武屯滹沱河以备匈奴。卢芳自五原亡入匈奴。丙辰,诏曰:「长沙王兴、真定王得、河间王邵、中山王茂,皆袭爵为王,不应经义。其以兴为临湘侯,得为真定侯,邵为乐成侯,茂为单父侯。」其宗室及绝国封侯者凡一百三十七人。丁巳,降赵王良为赵公,太原王章为齐公,鲁王兴为鲁公。庚午,以殷绍嘉公孔安为宋公,周承休公姬武为卫公。省并西京十三国:广平属巨鹿,真定属常山,河间属信都,城阳属琅邪,泗水属广陵,淄川属高密,胶东属北海,六安属庐江,广阳属上谷。

五月,匈奴寇河东。

  三月辛未,沛郡太守韩歆为大司徒。丙子,行大司空马成罢。

秋七月,广汉徼外白马羌豪率种人内属。

  夏四月,大司马吴汉自蜀还京师,于是大飨将士,班劳策勋。功臣增邑更封,凡三百六十五人。其外戚恩泽封者四十五人。罢左右将军官。建威大将军耿弇罢。益州传送公孙述瞽师、郊庙乐器、葆车、舆辇,于是法物始备。时,兵革既息,天下少事,文书调役,务从简寡,至乃十存一焉。甲寅,冀州牧窦融为大司空。

九月,日南徼外蛮夷献白雉、白兔。

  五月,匈奴寇河东。

冬十二月甲寅,诏益州民自八年以来被略为奴婢者,皆一切免为庶人;或依托为人下妻,欲去者,恣听之;敢拘留者,比青、徐二州以略人法从事。

  秋七月,广汉徼外白马羌豪率种人内属。

复置金城郡。

  九月,日南徼外蛮夷献白雉、白兔。

十四年春正月,起南宫前殿。匈奴遣使奉献,使中郎将报命。

  冬十二月甲寅,诏益州民自八年以来被略为奴婢者,皆一切免为庶人;或依托为人下妻,欲去者,恣听之;敢拘留者,比青、徐二州以略人法从事。

夏四月辛巳,封孔子后志为褒成侯。

  复置金城郡。

越巂人任贵自称太守,遣使奉计。

  十四年春正月,起南宫前殿。匈奴遣使奉献,使中郎将报命。

秋九月,平城人贾丹杀卢芳将尹由来降。

  夏四月辛巳,封孔子后志为褒成侯。

是岁,会稽大疫。莎车国、鄯善国遣使奉献。

  越巂人任贵自称太守,遣使奉计。

十二月癸卯,诏益、凉二州奴婢,自八年以来自讼在所官,一切免为庶人,卖者无还直。

  秋九月,平城人贾丹杀卢芳将尹由来降。

十五年春正月辛丑,大司徒韩歆免,自杀。丁未,有星孛于昴。

  是岁,会稽大疫。莎车国、鄯善国遣使奉献。

汝南太守欧阳歙为大司徒。建义大将军朱祐罢。

  十二月癸卯,诏益、凉二州奴婢,自八年以来自讼在所官,一切免为庶人,卖者无还直。

丁未,有星孛于营室。

  十五年春正月辛丑,大司徒韩歆免,自杀。丁未,有星孛于昴。

二月,徙雁门、代郡、上谷三郡民,置常山关、居庸关以东。

  汝南太守欧阳歙为大司徒。建义大将军朱祐罢。

初,巴蜀既平,大司马吴汉上书请封皇子,不许,重奏连岁。三月,乃诏群臣议。大司空融、固始侯通、胶东侯复、高密侯禹、太常登等奏议曰:“古者封建诸侯,以籓屏京师。周封八百,同姓诸姬并为建国,夹辅王室,尊事天子,享国永长,为后世法。故《诗》云:‘大启尔宇,为周室辅。’高祖圣德,光有天下,亦务亲亲,封立兄弟诸子,不违旧章。陛下德横天地,兴复宗统,褒德赏勋,亲睦九族,功臣宗室,咸蒙封爵,多受广地,或连属县。今皇子赖天,能胜衣趋拜,陛下恭谦克让,抑而未议,群臣百姓,莫不失望。宜因盛夏吉时,定号位,以广籓辅,明亲亲,尊宗庙,重社稷,应古合旧,厌塞众心。臣请大司空上舆地图,太常择吉日,具礼仪。”制曰:“可。”

  丁未,有星孛于营室。

夏四月戊申,以太牢告祠宗庙。丁巳,使大司空融告庙,封皇子辅为右翊公,英为楚公,阳为东海公,康为济南公,苍为东平公,延为淮阳公,荆为山阳公,衡为临淮公,焉为左翊公,京为琅邪公。癸丑,追谥兄伯升为齐武公,兄仲为鲁哀公。

  二月,徙雁门、代郡、上谷三郡民,置常山关、居庸关以东。

六月庚午,复置屯骑、长水、射声三校尉官,改青巾左校尉为越骑校尉。

  初,巴蜀既平,大司马吴汉上书请封皇子,不许,重奏连岁。三月,乃诏群臣议。大司空融、固始侯通、胶东侯复、高密侯禹、太常登等奏议曰:「古者封建诸侯,以籓屏京师。周封八百,同姓诸姬并为建国,夹辅王室,尊事天子,享国永长,为后世法。故《诗》云:'大启尔宇,为周室辅。'高祖圣德,光有天下,亦务亲亲,封立兄弟诸子,不违旧章。陛下德横天地,兴复宗统,褒德赏勋,亲睦九族,功臣宗室,咸蒙封爵,多受广地,或连属县。今皇子赖天,能胜衣趋拜,陛下恭谦克让,抑而未议,群臣百姓,莫不失望。宜因盛夏吉时,定号位,以广籓辅,明亲亲,尊宗庙,重社稷,应古合旧,厌塞众心。臣请大司空上舆地图,太常择吉日,具礼仪。」制曰:「可。」

诏下州郡检核垦田顷亩及户口年纪,又考实二千石长吏阿枉不平者。

  夏四月戊申,以太牢告祠宗庙。丁巳,使大司空融告庙,封皇子辅为右翊公,英为楚公,阳为东海公,康为济南公,苍为东平公,延为淮阳公,荆为山阳公,衡为临淮公,焉为左翊公,京为琅邪公。癸丑,追谥兄伯升为齐武公,兄仲为鲁哀公。

冬十一月甲戌,大司徒欧阳歙下狱死。

  六月庚午,复置屯骑、长水、射声三校尉官,改青巾左校尉为越骑校尉。

十二月庚午,关内侯戴涉为大司徒。

  诏下州郡检核垦田顷亩及户口年纪,又考实二千石长吏阿枉不平者。

卢芳自匈奴入居高柳。

  冬十一月甲戌,大司徒欧阳歙下狱死。

是岁,骠骑大将军杜茂免。虎牙大将军盖延薨。

  十二月庚午,关内侯戴涉为大司徒。

十六年春二月,交阯女子微侧反,略有城邑。

  卢芳自匈奴入居高柳。

三月辛丑晦,日有蚀之。

  是岁,骠骑大将军杜茂免。虎牙大将军盖延薨。

秋九月,河南尹张亻及及诸郡守十余人,坐度田不实,皆下狱死。

  十六年春二月,交阯女子微侧反,略有城邑。

郡国大姓及兵长、群盗处处并起,攻劫在所,害杀长吏。郡县追讨,到则解散,去复屯结。青、徐、幽、冀四州尤甚。冬十月,遣使者下郡国,听群盗自相纠E74E,五人共斩一人者,除其罪。吏虽逗留回避故纵者,皆勿问,听以禽讨为效。其牧守令长坐界内盗贼而不收捕者,又以畏B053捐城委守者,皆不以为负,但取获贼多少为殿最,唯蔽匿者乃罪之。于是更相追捕,贼并解散。徙其魁帅于它郡,赋田受禀,使安生业。自是牛马放牧,邑门不闭。

  三月辛丑晦,日有蚀之。

卢芳遣使乞降,十二月甲辰,封芳为代王。

  秋九月,河南尹张伋及诸郡守十余人,坐度田不实,皆下狱死。

初,王莽乱后,货币杂用布、帛、金、粟。是岁,始行五铢钱。

  郡国大姓及兵长、群盗处处并起,攻劫在所,害杀长吏。郡县追讨,到则解散,去复屯结。青、徐、幽、冀四州尤甚。冬十月,遣使者下郡国,听群盗自相纠擿,五人共斩一人者,除其罪。吏虽逗留回避故纵者,皆勿问,听以禽讨为效。其牧守令长坐界内盗贼而不收捕者,又以畏愞捐城委守者,皆不以为负,但取获贼多少为殿最,唯蔽匿者乃罪之。于是更相追捕,贼并解散。徙其魁帅于它郡,赋田受禀,使安生业。自是牛马放牧,邑门不闭。

十七年春正月,赵公良薨。

  卢芳遣使乞降,十二月甲辰,封芳为代王。

二月乙未晦,日有食之。

  初,王莽乱后,货币杂用布、帛、金、粟。是岁,始行五铢钱。

夏四月乙卯,南巡狩,皇太子及右翊公辅、楚公英、东海公阳、济南公康、东平公苍从,幸颍川,进幸叶、章陵。

  十七年春正月,赵公良薨。

五月乙卯,车驾还宫。

  二月乙未晦,日有食之。

本文由大阳城集团7549y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后汉书·本纪·光武帝纪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