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全职主妇成了离婚高危人群?别

  一面是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而日渐壮大的全职主妇大军,另一面却是社会舆论依然在宣扬传统落后的旧观念,认为全职主妇是不学无术的黄脸婆与社会寄生虫,对全职主妇呈现出一面倒的唱衰声音,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别说,一部现象级励志剧的作用真的不可低估。《我的前半生》才播了十几集,就成功地造成了全职主妇集体崩溃。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播出之后,有一个社会群体在这段时间被舆论压得抬不起头来,那就是“全职主妇”。微信朋友圈中长时间被这样的声音霸屏:“女人得有自己的事业”“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挣多挣少无所谓!”“有阵子我很纠结,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如同鸡肋一样的工作,要不要全职在家?还好挺过来了,女人不能失去自我!”

“没工作就没地位”,“没有经济自由就没有精神自由”,“全职太太成为离婚高危群体”……

一时间全职们一个个成了惊弓之鸟。

全职主妇时代的到来

不能说完全没道理,因为脱节社会,导致落伍僵化,慵懒庸俗,的确给人造成全职群体寄生无聊的印象。因而,剧中靳东轻蔑地揭露出全职太太“只有抽筋扒皮,才能脱胎换骨”的残酷真相。

  而与这种声音极其不和谐的,是以下一组数据:2014年,一家中国大陆女性移动社区辣妈帮推出的《中国全职太太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全职太太呈上升的趋势,全职太太比例高达26%。CNN在2010年针对中国各地2万名女性的一项调查也显示,有40%被调查者表示希望当家庭主妇,只有38%想成为职业女性。与此同时,在中国北京海淀区的一所公立重点小学,一个班35名孩子家长中,有16个都是全职妈妈。

可是,我能说,剧中的罗子君只是一个艺术典型,她可以为后来的逆袭铺垫,却绝对不能为成千上万的全职主妇代言吗?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当下中国传统的双职工家庭模式正在悄然改变。

至少相信全职是离婚高危群体的人,只看到表面,没看到内核。只看到现象,没看到实质。

  全职妈妈的增多,首要原因是教育理念的转变。中国教育由全面依赖学校教育逐渐转向更多个性化需求,对母亲所扮演的角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家长的更多参与互动,比如辅导孩子完成各种学习任务以及PPT,频繁参加家长会运动会以及学校的各种活动。由老人带孩子的养育方式也开始逐渐被质疑,这使得一部分中国女性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更倾向自己带孩子。

当今时代,家庭主妇的作用不可替代,优秀的全职太太比一个优秀的职业女性更难能可贵。

  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城市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老人照看孙辈也变得有心无力。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约为1.5亿,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10.8%。以上海常住人口为例,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27%,7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达到了12%,而大城市适龄人群又普遍晚婚,伴随着二孩的到来,很多人的父母身体情况已无法再帮助照顾下一代。

图片 1

  此外,二胎政策的开放以及迅速增长的育儿嫂工资,也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倾向于放弃工作,留在家里全职照顾孩子。在北京,2004年一名月嫂的工资大约是每月2000到2,500元人民币,如今月嫂的每月工资就已达到7,000至10,000元(甚至更高),其工资涨幅为350%至400%,堪称中国房价之外涨幅最快的一个行业。优秀育儿嫂的月薪也早已超过普通都市白领的收入水准,这也令不少父母望而却步。

一,全职母亲的作用无可替代

  一面是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而日渐壮大的全职主妇大军,另一面却是社会舆论依然在宣扬传统落后的旧观念,认为全职主妇是不学无术的黄脸婆与社会寄生虫,对全职主妇呈现出一面倒的唱衰声音,这实在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一位哈佛大学校长曾经说过,哈佛大学伟大的贡献,不是培养了多少科学家,政治家,而是培养了一群优秀的母亲。

教育学认为,母亲的双手,推着摇篮,也推着未来。

全职主妇VS.职场女性:没有可比性

婴幼儿期,孩子对母亲形成依恋至关重要。但现实是,很多母亲出了月子入职场,连哺乳都靠“背奶”实现。

  事实上,当社会舆论依旧停留在主张“女性不应为了家庭牺牲自我”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已然在徘徊犹豫纠结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而全职妈妈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足够稳定的心态,满足孩子对母亲的依恋。得到母亲全身心陪伴的孩子安全感强,乐观开朗,自信自尊,勇于探索,容易与人建立友好关系。以后人生会很顺畅。

  大约十年前,身边有这样一位朋友,硕士毕业后,在美国顺利找到了一份年薪十万美元的工作,算不上多,但亦是不少的一份收入,至少养活自己是没问题的。可后来她怀孕了,由于学的是工科,所从事的工作对腹中的胎儿而言有一定的危险系数,在调换工作岗位无望的情况下,她毅然辞掉了工作。用她的话说:钱挣多少都挣不完,可如果孩子出了问题,那是一辈子的事。

相反,从小得不到母亲足够爱的孩子,会形成冷漠,封闭,胆怯或孤僻的性格。没有强大的“心力”支撑,难以走好后面人生的路。即使抚养者是一位优秀的祖辈,孩子性格发展没受影响,但亲子感情永远存在隔膜,母亲与孩子的交流沟通,父母对孩子管教难以进行。

  就在前不久,在国内也亲眼目睹了身边一位职场女性放弃了令人羡慕的工作,独自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移民加拿大。她已经在外企身居高位,一年的收入少说也有200万人民币,如今和公司协商出国后改为兼职做项目,收入肯定比之前少,风光程度也不可同日而语。但经过综合考虑,想到老公的收入亦非常可观,足够养家,她最终还是认为应该把孩子的教育成长放在第一位。

至当今社会,男人在外闯荡,丧偶式育儿大行其道。如果母亲再同时缺席,父母成了熟悉的陌生人,孩子成了父母双全的孤儿。这样的家庭很可能落得事业有成,子女报废的悲惨结局。

  这样的选择也令她们赢得了另一半和周围很多人的喝彩和尊重。毋庸置疑,在目前中国法律对全职主妇保护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中国女性放弃工作回归家庭,在婚姻的两性关系中,其实有着一份类似在酒桌上“我干了,你随意”的肝胆相照般的勇气与义气,这份义气理应得到保护,而非被歧视与谴责。

去年在高铁上,遇到一位留美女博士。这位张女士在哥大期间与丈夫相识相爱,毕业后做了专职太太。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八岁,一个五岁。目前丈夫在上海某投行任高管。她每天收拾家务接送孩子之余,热衷于学苏绣,茶艺。每天晚上则雷打不动地与儿子们一起读书,写字。

  事实上,无论是职场女性还是全职主妇,无论是拿着每个月几千元钱,每天晃晃悠悠去单位“点卯报到”“例行公事”,还是断然放弃高薪回家照顾孩子,都是女性在反复权衡后做出的谨慎抉择,各有各的苦衷,很难说哪一个决定就一定更英明,哪一个角色就更值得尊重。

她给我讲述了母子间的“悬念阅读法”。就是一个故事讲到一半,然后母子们各凭想象接着往下续编。评出最好的给予奖励。她兴奋地说:“这让儿子们乐此不疲。”一个故事往往涉及历史,文学,天文,地理,甚至民俗。为了编好一个故事,妈妈和儿子们要查阅很多资料。

这位妈妈说:“大儿子比较安稳,喜欢独处和动手。他的理想是读哈佛,然后回到上海造大飞机。老二是个活跃分子,语言表达能力强,他说将来要做律师。

主妇的过错还是社会环境的滞后?

母亲眉飞色舞,仿佛两个儿子已经学成归来。

  关于全职主妇这一社会角色,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传达了这样两点信息:1.全职主妇在婚后两性关系中处于被动地位,经济没有保障。2.全职主妇在家中无所事事,只知道“买买买”,相比之下,职业女性更可爱。于是乎众人纷纷得出结论:还是出去工作好。

我几次欲言又止,终于把“哥大毕业做全职你会不会感觉屈才”这句话,悄悄咽了下去。

  而这恰恰反映了社会环境尚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首先是社会保障体系的滞后,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较,中国法律在经济方面,特别是离婚时,对全职主妇严重缺乏保护。其次是落后的陈腐观念,认为全职主妇“不学无术”,没有创造价值,是社会的寄生虫。而现实中的全职太太,基本全都是奔回家去救火,整日忙的团团转,一点都不悠闲。

这样的格局,这样的养育,全职太太的价值早已甩了职业女性三条街。

  就这点而言,不能因此就逼迫中国女性一定要咬牙硬挺着奔波于职场,仅仅为了迎合落后的社会舆论,以及在婚姻中留一条所谓的“后路”,而应该反过来重新审视中国社会相关的法律法规,是否需要根据需要而不断改进日益健全?同时,对全职主妇的劳动与贡献也应做出更加客观公正的评价。

目前全职太太在发达国家很普遍。甚至,中产以上主妇全职已经成为阶层标配。

  全职主妇在世界很多国家其实早已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如今,中国女性也多了这样的一种选择,而非只能义无反顾地在职场厮杀,这不失为一种社会进步。甚至,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女性养家糊口绰绰有余的情况下,出现大规模“家庭煮夫”群体也不是没有可能。

除了社会文化对全职太太的理解外,国家在政策上也有倾斜。

  也许,当某一天,人们无论看到“全职主妇”还是“全职煮夫”的时候,都见怪不怪,不再非议,而他们的劳动价值被充分肯定,他们的权益也得到法律的捍卫保护,就意味着中国社会进入了一个更加健康和谐的阶段。

日本:上班族妈妈需要向国家缴纳税款,而全职妈妈不仅不用交税,还可以享受社会保险;

美国:只要家庭中有一人工作,全家人都可以享受到医疗保险;

德国:全职妈妈每月最多能从政府那里享受到1000欧元补贴;

法国:全职妈妈每月会享受补贴最高800欧元,再加上200欧元的住房津贴,总额也有1000欧元,和普通上班族收入没有太大的差别。

本文由大阳城集团7549y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前半生》:全职主妇成了离婚高危人群?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