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群芳斗诗记

(1)耕天耘地吃哑巴亏
  著名作家兼记者古渡先生从青海省格尔木采访归来后,他昔日作家班的作家朋友往事如烟、桐疏枝寒、耕天耘地、夏冰、梅暗香等五人应邀到古渡家作客。
  因为一行共五位客人,其中以夏冰最能兼容并包(因为夏天能包容寒冰),而且还是武林高手,所以夏冰临时客串头领。五位作家都很淡泊名利,为人低调,视富贵荣华为粪土,是故并没有谁为当这临时首领而去明争暗斗。
  进门时,为首的夏冰率先抱拳笑道:“呵呵,古渡兄弟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都想念得紧呢,颇有积思成疾之迹象……今天外面那个艳阳很高照、很高照……简直不敢仰视的,能将本大侠一双明亮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刺痛……呵呵。”
  古渡见夏冰等五人空手而来,没有看到任何礼物,心里不免失望。不过古渡到底是作家,知道为人处世的基本规则,所以能将喜怒哀乐埋藏在心底,只见古渡大度一笑道:“五位文友大作家好!大家身居北京这等温柔富贵之乡,到底没有将俺这历尽西北之沧桑的古渡给忘了。看得出世态一点都不炎凉呢,即使是冬天,在下也觉得很温暖的、很温暖的……呵呵夏冰夏大侠好,你说得很对,入冬以来,空气质量明显改善了,今天外面确实艳阳很高照,很高照的……”边说边吩咐古渡夫人美渡去烧饭:“美渡姐姐,能否关掉电视去做顿饭款待几位远客?他们都是我作家班的朋友,人人有才自不必说,有些人甚至还是百万富翁甚至亿万富姐。美渡姐姐知道,一般客人来了,总是要吃顿饭才会离去的。我这五位文友都是小资派作家,平日都是香烟美酒山珍海味的,所以这顿饭呢,不做则已,要做的话就一定要尽可能搞丰盛些,不要让人耻笑了去。最后一块腊肉一定要拿出来洗干净爆炒了,太老的竹笋一定要切得很细……买的泥鳅红烧着吃,泥鳅头不要扔掉,往事如烟小姐喜欢啃带骨头的活肉……甜酒茶先不要烧,我们宾主六人都是著名的清客,喜欢清谈,不吃甜酒茶没有关系。几位文友都是饿着肚子来的,现在是吃饭要紧……”古渡夫人美渡温柔贤慧,于是关掉电视,满口答应着扭着腰肢去了厨房。再说美渡知道古渡刚刚从青海省格尔木回来,肯定也饿了。
  古渡信奉礼尚往来,见五人没有带礼物,所以也就只陪着五人闲聊,连葵花籽儿也不肯拿出来,更别说从柴达木盆地等地搜集来的牛肉干、享堂西瓜、乐都沙果、贵德甜梨等青海土特产了。这倒不是古渡吝啬,而是古渡智慧很高,很善良,知道设身处地地为五人考虑。大家不妨想一想,如果古渡自己冒然拿出好吃的来,五位作家脸上未免挂不住,是不是?毕竟大家在文坛上都是齐名的大作家。所以古渡善解人意的只管陪着笑脸闲聊。古渡是著名的侃爷,若论闲聊,此刻以一敌五,并不落下风。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了。五位客人,加上主人古渡、美渡和他们的宝贝女儿小渡,一共八人,围着一个方桌吃饭。桌子很小,只能搁四个小菜碟子。
  古渡指着小方桌笑道:“大家吃饭吧,不要拘礼!粗茶淡饭的,大家不嫌弃就成。大家知道我是古渡,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笔名敢带个古字的,文采自不待言,自不待言,呵呵。其实呢,我既然号称古渡,能济世渡人,无须说我家挺富裕的,所以不瞒大家,这大桌子呢,我并不是没有,而且有两张,都是进口的红木质料的八仙桌,一个是红漆的,一个是绿漆的。不过红漆桌子当成了麻将桌,绿漆桌子上面堆满了书。这年头读书没有什么市场,可是我还是一样勤奋好学。学海无涯,这个古训我还是相信的。”说罢不好意思地用手抓了抓脸,结果脸上几道尘土手印清晰可见。原来古渡刚刚从青海省格尔木回来,风尘仆仆的,还没有来得及洗手。不过五位作家都是高雅人士,所以并无人取笑古渡。
  梅暗香口齿伶俐,用泉水一般的声音赞道:“古渡文友真乃吾辈楷模!记得昔日吾师训曰:Nevertoooldtolearn!昔日吾师并以宋代苏洵劝学,有道是:苏老泉,二十七,勤发愤,读书籍。想不到千年后出了个古渡,勤奋程度还盖过苏老泉!连大桌子都堆满了书!我从未听到苏老泉有什么大书桌并且还堆满了书的。各位听说过没有?”说罢大拇指一翘,只见上面涂满了鲜红的指甲油,端的艳丽极了。当然,大家都知道梅暗香是美女,修修指甲并不算什么。
  众人一齐摇头,尤其以美渡摇得最厉害,晃动的幅度最大,摇得象拨浪鼓似的。
  美渡见古渡被文友称赞,竟然盖过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洵,这还了得?不由得面上发光,红扑扑的,更显俏丽,和古渡风尘仆仆的脸相映成趣。
  美渡秀外慧中,见桌子堆满书能长学问,于是沉吟道:“看来我还得买两个大桌子放书,一个给小渡,看能否考上哈佛大学或者麻省理工学院;另一个给古渡,用以激励激励,看古渡能否盖过苏轼。只是吃饭用小桌子,倒真是始料不及的,绝对不是因为我没有炒很多菜而故意搬出小桌子……”
  夏冰笑知书达理,大度一笑,道:“美渡姐姐说哪里的话,忒也见外了!挑明了讲,我们五人都是来吃白食的,大家心照不宣,你又不是猜不出来。就算是你故意少炒几个菜,现在社会风气如此,那也不算什么,是不是?更何况,你从来不欠我们什么。倒是我们吃白食、又没有带礼物,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呢!”
  小渡天真童趣,见夏冰虽然生得英俊,但是胸怀如此坦荡,连不带礼物这样的丑事都不加掩饰,敢说,不由赞道:“我爸爸常说诸位叔叔和阿姨文化水平高,知书达理,连吃饭这样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也不计较什么大桌子小桌子,今日一看,果不其然,见面胜似闻名!侄女佩服,佩服!”
  五位客人连称“不敢”、“谬赞”,齐齐谢过小渡。大家礼贤下士,并不因为小渡是后辈而失去了礼数。再说,小渡的爸爸妈妈是古渡、美渡,和自己熟得不得了。所以五位客人不但不摆什么架子,反而表现得谦恭有礼。于是小渡对五位作家客人更加钦佩,心想文化人就是不一样。一时气氛融洽,宾主尽欢,不提。
  往事如烟善解人意地淡然一笑:“桌子小也没有什么啊,大不了多上几轮菜就是。反正我性喜宁静,与世无争,体态如同轻烟一样苗条,占不了多大地方的……”
  桐疏枝寒当过将军,退役后又是体育健将,和巴特尔是队友,所以体格很壮,不过他动作和思维相当敏捷,往事如烟话音刚落,他就抢先说道:“那我和往事如烟姐姐坐一方吧。我们一胖一瘦的,估计会相映成趣,成为这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往事如烟姐姐,请!我们坐东方吧?如果坐北方呢,对着光线夹菜,我怕看不清,会夹错。坐南方又背光。记得有次我上北京香山的荆棘鸟餐馆吃饭,那个吝啬的老板娘棕荆棘鸟和侍女紫荆棘鸟明明是为了省电,却美名曰要客人在朦胧中品味浪漫意境,只点了个昏黄惨淡的煤油灯,害得我没有看清,将朝天辣椒当成了金针菇,仓促间给误食了,辣得我双泪齐流,忍都忍不住!而且祸不单行,第二天我还上了火,鼻尖上长了个大疙瘩,将我美男子形像都给破坏了,至今心有余悸的……”桐疏枝寒边说边察看往事如烟的反应,见往事如烟不反对,于是在心里暗自坏笑一下,坐了东方靠北边的位置。按照习俗,那个位置比东方靠南边的位置要尊贵一些。桐疏枝寒是优秀教师,并且刚刚自降身份称呼往事如烟为姐姐,按照礼数的基本要求,桐疏枝寒自问已经表达了心中的敬意了,是故桐疏枝寒问心无愧坐上较尊贵的座位,倒不是桐疏枝寒不懂基本礼节,何况他是著名作家。
  往事如烟嫣然一笑,坐在东方靠南的座位。因为桐疏枝寒很壮,所以往事如烟只占据很小一个角落。这样一来就更加衬托出桐疏枝寒那份伟岸、磅礴的气势,以及往事如烟那份与世无争的悠娴、宁静。
  古渡哈哈大笑道:“哈哈,东方坐满了,那我坐北方算了。耕天耘地,咱们坐北方去。”说罢望了望四周,如把酒临风般踌躇满志。
  于是古渡坐在桐疏枝寒和耕天耘地之间。古渡笑道:“巧得很,我坐在两位兄台之间。两位兄台都是侠客,一个擅长黄沙黄金掌,一个精通水上功夫,笑声也都很洪亮,敢问两位是否亲戚?”桐疏枝寒和耕天耘地哈哈大笑道:“不是亲戚,但是情谊胜似兄弟。不过古渡兄放心,吃饭时我们不论私交,各吃各的,绝对不会刻意给对方搛菜。放心好了,吃饭的世俗规矩,我们很精通的。”
  美渡很机灵,趁机坐到南方,占据有利位置,以便监视坐北方的古渡。如果古渡象过去一样不懂礼貌,捡最好的菜自己先吃,美渡就好喝止。再说今天的菜也实在炒得不算多。
  美渡思维缜密,心想盯古渡的任务可不轻松,因为古渡刚刚从青海省格尔木回来,一定很饿。于是拉着小渡一起坐在南方,并对小渡一阵耳语,要她当自己的助手,一起监视古渡。小渡是三好学生,自然得听母亲的话,否则美渡只要向学校打个小报告,小渡下学期很可能就评不到三好学生。
  夏冰和梅暗香于是坐在西方。当然,梅暗香美眉身材都很苗条,所以尽管桌子很小,她们这就座的西方却是显得很宽松,不提。
  古渡自青海省格尔木走了一圈后,世态炎凉算是见识了不少,人情冷暖也自知几分,没少挨过风吹雨打,不光是白皙的皮肤晒黑了,而且脸也消瘦了一圈。自然,古渡礼数已经懂得很多了,何况他本身悟性很高的。所以,古渡倒不但不乱夹菜旁若无人自顾自个儿吃,而且表现得相当有礼。美渡睨之,心下踏实不少,似笑非笑的,但微颔之。
  古渡改了很多,只是有一样没改,那就是豪爽。这是古渡之所以能傲立于世的基本品质之一。
  古渡是左撇子,因为桌子小,吃饭时古渡的筷子和桐疏枝寒的筷子乒乒乓乓搅在一块。
  桐疏枝寒虽然见过大世面,但是人老实,赶紧道:“是我不对,如果我是左撇子,我的筷子就不会碰古渡兄弟的筷子……”
  古渡善解人意,道:“桐疏枝寒兄说哪里话?忒见外了!桐疏枝寒兄今日是客人,即使有错咱们也睁只眼闭只眼的,一笔带过就是,兄弟何必过谦?”
  美渡柳眉一竖,断喝道:“桐疏枝寒兄过谦?古渡,你怎么说话的!?”
  古渡猛然醒悟:“啊,是我不对,如果我不是左撇子,我的筷子就不会碰桐疏枝寒兄的筷子……”
  美渡见古渡听自己的话,温顺老实,知错就改,自己在客人面前露足了脸,满意地点了点头。
  古渡急忙用右手拿筷子吃饭,眼见桌上的好菜被吃得差不多了,心里不禁发急,但是又苦于不好说什么。
  古渡本来是左撇子,右手自然不习惯拿筷子,加上心里发急,桌子又小,一个不小心,筷子头戳到耕天耘地的脸上。但是古渡豪爽,不拘小节,所以倒不知道自己的筷子戳了耕天耘地的脸。
  耕天耘地脸上吃痛,眼泪都差点痛出来了。好在耕天耘地顽强,是以强忍着,等古渡道歉。等了几十秒,耕天耘地不见古渡道歉,左眼一瞟,只见古渡饶有风趣地盯着桌上的红烧泥鳅,心里不由暗暗恼怒。可是耕天耘地老实,实在不好意思直接批评古渡;再说自己吃人家的白饭,为了省钱,连糖粒都没有带上一颗,又能说什么呢?即使说了,人穷志短的,又有什么用?耕天耘地记起耕天耘地爸爸曾经训示过自己,说出门在外,特别是在人家屋檐下蹲着的时候,当低头时一定要低头。耕天耘地于是将牙一咬,极力忍住着委屈,默默地夹菜吃,并不作声。
  美渡见耕天耘地不说什么,心想耕天耘地真的宽宏大量,吃了哑巴亏竟然不抱怨,心里肃然起敬。不过耕天耘地不表示什么,自己这做主人的,又何必打开话匣子揭人家的痛处?所以美渡也不便说什么。只是性情善良柔顺的美渡看到耕天耘地脸上被古渡用筷子戳了道长长的血痕,在络腮胡子里时隐时现的,心理颇为歉然,心想做客人做到这个份上,胸怀宽广到委曲求全的程度,真的难能可贵。古渡在家在青海省格尔木能做到这样么?美渡自问曰难。
  因此,席间大家依然谈笑风生,只有古渡的筷子在耕天耘地的脸旁边时不时晃动着,比划着。
  耕天耘地胆颤心惊,终于忍无可忍,站起来抱拳道:“朋友们,别看我又高又壮,其实饭量很小的,兄弟终于第一个吃饱了!嘿,终于率先吃饱了!大伙儿慢慢吃。我呢,今天上午吃了太多的麻辣牛肉干,现在口渴得很,兄弟喝茶去了。”心想幸亏是吃中餐,要是吃西餐的话,自己的鸭蛋脸岂不被古渡的刀叉给划破了。
  (2)往事如烟论名声
  话说耕天耘地的左脸被古渡的筷子戳痛后,耕天耘地提着裤腰带优雅地离开了小饭桌。耕天耘地自懂事以来一直以形像美好著称,如今是国家一级作家,更是名声在外,自然更是珍惜名声,所以耕天耘地是迈着八字方步面带笑容离开的。
  耕天耘地吃了哑巴亏一事,席间只有美渡和小渡注意到了,其余的人,古渡豪放,不拘小节,而梅暗香、夏冰、往事如烟、桐疏枝寒等,都是以做事专心致志著称的,吃饭时自然就不会刻意留心和自己吃饭无关的旁枝末节。不过美渡和小渡母女虽然是女流之辈,对耕天耘地吃哑巴亏虽然感到歉然,但是她们素来办事理智,向来不下须眉。考虑到离席的只有耕天耘地一人,但是席间尚有四位客人在就餐,这主次之分很明显的,所以美渡等并不离席去安抚耕天耘地,而是立足主要环节,继续在席间陪吃,顺便监督古渡。

故事发生在一亿五千万年前。相传那时以江湖大侠兼大将军桐疏枝寒的蓝营人马和以江湖女侠幽兰静雅为首的绿营人马大战一场,开始双方打得个势均力敌、旗鼓相当。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这桐疏枝寒虽然文武双全,但是喜欢醉酒和游山玩水,经常一心不能两用。话说这蓝绿二营相持数年后的某天清晨,桐疏枝寒喝了点伏特加,估算着自己虽然一时奈和不了幽兰静雅,但是幽兰静雅却也奈何不了自己蓝营一方,既然双方将士在这里干耗着,自己何不利用此等机会在秦淮河瘦西湖一带游玩、顺便踩踩绿营地盘探听下虚实?桐疏枝寒于是偷偷定了张机票,于中秋节前跑回南京扬州苏州杭州游山玩水去了。
  
  列位看官,这桐疏枝寒虽然智慧如海,不料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幽兰静雅精于八卦长于算术。这幽兰静雅本来就目光如电,桐疏枝寒偷偷去秦淮河瘦西湖一事,岂能瞒得了她的眼睛?当晚幽兰静雅就点兵遣将,兵分十路,命大将爱家心静、知秋叶子、蓝色梦中雨、梅霜琼、云淡风清等九人各统领一路兵马,自己则和新收的徒弟紫荆棘鸟居中策应,向蓝营人马一齐发起猛攻。这蓝营人马群龙无首,如何抵敌得住?不到三天时间,蓝营大将岳檀、南乡游子、超凡星际等纷纷投降。最终桐疏枝寒大将军统领的蓝营人马以失败告终。蓝营最后一员大将辽东散人驻守在辽东疏营口,最终也不敌幽兰静雅的绿营人马进攻。辽东散人虽然长得粗犷,但是内心极为细致善良。善良的辽东散人为了不使部属过多伤亡,一辈子从来没有投降过的他于是也拉下脸面开城投降。至此,桐疏枝寒大将军的蓝营人马全军覆没。正所谓棋差一着,满盘皆输。
  
  蓝营最后一员大将辽东散人投降后,绿营主帅幽兰静雅遣新收的弟子马前卒兼马后炮紫荆棘鸟接受辽东散人的投诚。因为紫荆棘鸟初涉江湖,加上她人很笨,联想、应变能力很差,别说举一不能反三,连举一反二都困难,细心的幽兰静雅长叹一声,于是派遣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等几个堂主协助紫荆棘鸟,完成受降任务。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话说紫荆棘鸟、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四人奉幽兰静雅之命去驻守在万维城堡的辽东散人将军家接受他所率领的最后一股蓝营人马投诚。辽东散人将军依照国际惯例签字按完手印,将一摞文书交给紫荆棘鸟。老实的紫荆棘鸟看到魁梧的辽东散人一言不发,心里难过,默默地将投诚文书装入牛皮信封里,险些暗自落泪。如此这般过了一时三刻,辽东散人将投诚手续办理完毕,忽然悲歌一曲,嘶声道:
  
  罪罚凡七宗,傲慢生无礼。贪婪源本能,诡辩天承启。
  慵懒自基因,妒贤始毁诋。餮饕因嘴馋,欲结心根底。
  淫乱若霏霏,妖魔同托体。何处有知音?宇内无兄弟!
  
  悲歌完毕,按照世俗惯例,好客的辽东散人表示要留荆棘鸟、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四人一起吃棕子和窝窝头。紫荆棘鸟虽然不学无术,但是素来老实善良,考虑到辽东散人老师虽然是弃暗投明,但是心里毕竟尴尬,于是向三人使了个眼色,道:“谢谢辽东散人将军,据说今天长沙城火宫殿驻辽东分店臭豆腐免费,可以去吃白食呢,我看今天就不打扰您了。再说您还有一些有关投诚的文件需要复习,毕竟岁月无情流淌,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说。再说您虽然大度,但是毕竟是新近投降过来的,咱们在贵府如果呆久了的话,您心里想必倍觉尴尬,对不对?所以我们决定告辞,不打扰您了!”辽东散人虽然战场流年不利,却也是一等一的豪爽之人,也不坚持,当下强打一声哈哈,恭送四人出了柏林城堡。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等三位女将虽然博学多才,但是此行任务在于帮助初涉江湖的紫荆棘鸟,是故并不多话,不提。
  
  这里笔者趁闲着简要将绿营几位将士的背景交代一二。蓝色梦中雨性喜海水之蓝和荷叶之绿,祖籍长安,现迁居东北面的北京,她是德国名牌大学图宾根大学的高才生。她的老师就是春秋世代名震江湖的亚圣孟子,只是他们师徒性情天差地别而已。蓝色梦中雨爸爸是京城翰林院资深院士。虽然家学渊源,但是蓝色梦中雨却是没有在火宫殿吃过臭豆腐,兼之少年心性,心下甚是好奇。梅霜琼是个学者,精于天文和美学,体态如明月一般苗条轻盈,阿娜多姿,连日常步行都给人一种翩翩起舞的感觉。她平日里山珍海味吃腻了,加之性情略微叛逆,所以她最爱吃些冷偏的食物,这臭豆腐就是她的最爱之一。云淡风清之美,大家即使没有目睹,也肯定有所耳闻,这不是笔者能吹出来的。其实云淡风清除了生得美以外,一手古筝和箫笛功夫实不俗,云淡风清爸爸是公安局局长,对子女家教甚严,是故云淡风清除了从小饱读诗书外,还从父亲那里学了一手精湛的暗器功夫。她酸甜苦辣都能吃,虽然更喜欢甘甜的东西如甘草甘蔗甜瓜甜酒,但是毕竟可以做到能甘亦能苦,并不反对去火宫殿;紫荆棘鸟家境贫寒,囊中羞涩,从来都是吃白食的主,去哪里吃都无所谓。那天火宫殿的臭豆腐其实还提价了,但是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三人荷包又大又鼓,是故紫荆棘鸟心里并不急,而且还在前面带路,生怕她们反悔不去,心里患得患失,不提。
  
  四人叫了五盘臭豆腐(其中常常处于饥寒交迫状态的紫荆棘鸟已经饿了一天,故吃了两盘),吃完后正是下午三点,正值百年不遇的旱灾,天气非常炎热,马路上的行人都流着铜钱大的汗珠。紫荆棘鸟最是善良,考虑到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从小在舒适的环境里长大,这么个大热天出去的话她可能会中暑,于是提议在火宫殿继续聊天。梅霜琼、云淡风清、蓝色梦中雨三人虽然背景迥异,但是都知识渊博,都能言善辩;紫荆棘鸟虽然水平差,但是却是知道自己的底子,为人也谦虚低调,心里时刻牢记美女师傅幽兰静雅的谆谆教诲,在外观察学习三位师姐的言行,关键时刻唯三位师姐的马首是瞻,是故并不作声,只是面带笑容专心听三人高谈阔论,紧要处还掏出笔记本做笔记,当然也负责给三人倒茶水,不提。
  
  一会儿四人聊起了辽东散人老师,都道一著名江湖侠客,学识渊博,而且勤奋、沉稳、低调,人们常常可见到他于枫林夜读的身影,加上连篆刻都精通,眼睛时不时闪烁智慧的光芒,为何不单独组队游侠四方,铲除人间不平,却非得要在那个叫做桐疏枝寒的何方神圣打下手,当个什么有名无实的什么征绿东南西北大将军呢?这不,如今棋差一著,多么不值。话未讲完,旁边一将军打扮的魁梧汉子重重地哼了一声,又拍了一下桌子,几只杯子掉到地上,碎了。那将军叫道:“这个得商榷一下!什么辽东散人老师英雄豪杰的?临阵叛逃,算什么英雄好汉?嘿,店家,本将军打碎的几个盘子碟子,到时一起算在酒账上!须知本将军光明磊落,可不是那种耍赖之人。”说吧又咕咕豪饮,偶尔眯起眼睛夹块臭豆腐吃。
  
  紫荆棘鸟,云淡风清,梅霜琼,蓝色梦中雨四人为人都低调,而且很老实善良,很少惹事生非,虽然谈论辽东散人老师勇于投诚的高风亮节未必就碍著那臭将军什么,但是眼见人家满面风尘之色,而且似乎有些喝醉了,所以也就懒得去和他计较。当下四人不谈江湖之事,改谈文学,从屈原到曹雪芹,从荷马到叶芝。四人谈兴正浓,突然那将军打扮的魁梧汉子大喝一声道:“商榷一下!一帮小丫头在本将军面前竟敢谈文学?真的岂有此理,也不打听打听本将军是谁!本将军乃昔年湖南省文举第一名,武举第四名,天下闻名不敢说,这个威震三湘的资格还是有的,说不定还能威震整个湖广地区!识趣的就给本将军住嘴!”声震屋瓦,那将军打扮的汉子越发大声了,将自己的帽子震掉了不说,连天花板也给震得掉下碎片来了。火宫殿殿主望着这将军打扮的汉子,眼睛露出惶恐的神色,只差没有磕头如捣蒜了。
  
  四人中以蓝色梦中雨最年轻气盛,当下忍耐不住,只见她小嘴一撅,小蛮靴一跺,拔出宝剑就要冲上去教训那汉子。紫荆棘鸟在四人之中文化水平最低,最老实,是忍辱负重的典型代表,当下死命拉住蓝色梦中雨的衣袖,低声道:“蓝色梦中雨你冷静点!你家学渊源,前程远大,何必和他这个武夫一般去商榷?咱们等会儿不谈文学,改谈天文地理,不也一样有趣?”梅霜琼似乎对紫荆棘鸟的胆小不以为然,但是还是抱着息事宁人的目的,笑着上来相劝,总算劝住了蓝色梦中雨。蓝色梦中雨气得一跺脚,坐了下来。
  
  一旁只见那云淡风清掏出小镜子拿出小梳子,理了理一头秀发,笑道:“这位将军息怒,小女子刚刚照了镜子,梳妆穿戴还算整齐嘛,不知大将军为何这般讨厌我们?这边蓝色梦中雨和梅霜琼都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女,就紫荆棘鸟丑了些,不过你不看就是了,犯得着在这里莫名其妙发火吗?您可是将军打扮呢!呵呵。”一旁紫荆棘鸟笑道:“呵呵,我记得我师傅幽兰静雅说过,江湖上要以忍让为先,所以我们不妨让让这位将军吧,如何?暂且算是我们不对好了......”边说边对店小二努了努嘴:“店家,这位大将军的帽子掉了,快来给他戴上,要戴得高高的,以显大将军的英俊挺拔!”那店小二生意场上数十年,非常机灵,哪里敢不答应?好歹哆嗦著双手替那位暴怒的将军戴好帽子,而且按照紫荆棘鸟的吩咐戴得高高的,只是匆忙之中给戴歪了。云淡风清和紫荆棘鸟看得扑哧一笑,却也不说破。于是这般平静了一会儿。
  
  过了一阵,那将军六杯酒下肚后,将酒杯一拍,竟然嚎啕大哭:“古人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将功成万骨枯啊!本将军这次悔不该去游山玩水,一念之差,致使折了十万大军,却是一事无成,一事无成那!辽东散人兄弟,是你们对不住本将军,还是本将军对不住你们,这个账你叫本将军如何算法?”声音哽噎凄切,一旁老实的紫荆棘鸟没少陪着落泪。只听这将军打扮的汉子继续嘶声叫道:“幽兰静雅啊幽兰静雅,别看你整天笑眯眯的,尽管别人认为你可爱得很,本将军今天却要说你可恶得紧,而且铁石心肠,天下少有,本将军被你的绿林军逼得走投无路了!呜呼!同为炎黄子孙,打起仗来何苦不留一丝情面,何苦相煎何太急来那个何太急?”继而又扯下帽子掷在地上,自言自语嘟哝道:“本将军生平脚踏实地,是一从不说二,败了就败了,如今要这高帽子做甚?天下人都知道本将军从来就不是戴高帽图虚名的人。罢了!罢了!还有,你们这四个臭丫头,真的不知天高地厚,敢在本将军面前咬文嚼字,本将军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魏晋乐府哪一样不精通?甚至连外国文学也有所建树,只是不熟悉甲骨文而已,你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你们要是写不出诗歌来,别怪本将军手下不留情,找你们商榷!”
  
  蓝色梦中雨见这汉子又出言不逊,再也按捺不住,怒道:“手下留情,找我们商榷?谁叫你手下留情、谁会和你商榷了?你以为我们闲得慌么?我们写不写诗歌关你臭将军什么事?真的岂有此理!”
  
  紫荆棘鸟素来老实,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得罪别人,虽然很明显是这将军打扮的汉子欺人太甚,而且看那恃强凌弱的架式估计就是那个到处惹事生非的蓝营统领桐疏枝寒,但是她还是抱著息事宁人的态度劝道:“算了吧,我的老师幽兰静雅说过,江湖险恶,咱们出门在外,当以忍让为先。这位语气偶尔失和的前辈估计就是大名鼎鼎的桐疏枝寒前辈了。算起来咱们同是炎黄子孙呢!他现在打仗打输了,心情难免不好,这是人之常情,不足为怪;你年纪小,为何不让他一让?至于桐疏枝寒前辈怎么想,是不是于也稍作让步,甚至投桃报李,那是他的事情,是不是?咱们先力争问心无愧就是。”蓝色梦中雨犹豫一下,低声道:“紫荆棘鸟说得是。我虽然也很善良,但终究不及你这般悲天悯人,行事也不及你这般稳重。只是小女子天生嫉恶如仇,兴许我年轻气盛了些吧,有时实在按捺不住性子。真是惭愧!”
  
  梅霜琼刚刚吃完最后一个棕子,顾不得用餐巾纸擦掉嘴上的油渍,扭着柳腰走上前嘻嘻笑道:“这位大将军应该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桐疏枝寒大将军吧?”
  
  那将军打扮的汉子双目朝天,不屑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不过大丈夫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本将军正是江湖上能呼风唤雨的蓝营统领桐疏枝寒,人称商榷帮帮主的便是。”
  
  云淡风清秀目连眨几下,走上前接口笑道:“原来真是徐将军,幸会,幸会!江湖传说徐将军力可拔山,江湖地位崇高无比,尊荣富贵,当世无双,今日一看这架势,果然名不虚传!将军相貌堂堂,剑鞘上还刻有古色古香的图案,身边还佩带有上等纸扇,幽香扑鼻的,看这身打扮即可断定是湘江一带的风流名士。再说,敢以‘商榷帮帮主’为ID的,天下有几人?所以小女子斗胆猜想,刚才大将军所言的湖南省文举第一武举第四该是过谦之词,应该是全国第一第四吧。嘿,小女子嘴上还有油渍,说话难免显快了些,其实平日里我挺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这个天下皆知。不敬之处,大将军海涵海涵。”
  
  桐疏枝寒大将军一呆:“全国第一第四?这个倒不是,本将军要是夺得了全国第一做了个状元郎,又怎么会让幽兰静雅那妮子追杀得这么惨?少时家父告诫本将军于文事武学中择一而精,不可贪多,可惜那时本将军年轻气盛,自负不世奇才,力图文武双全,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说罢以袖拭泪。云淡风清笑道:“即使只在湖南省第一第四,那也高出常人甚多,大将军这世外高人四字还是担得起的。看来小女子得选些赞美的辞句。要景仰大将军了。大将军如果有悠闲时间,不妨准备准备,选几个表示谦逊的词汇,以应答小女子的景仰之词。”   

本文由大阳城集团7549y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群芳斗诗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